我理解動物保護主義者的焦慮,這種焦慮,是一個文明傳播者必須忍受的焦慮,但越是焦慮,越不能突破文明的邊界。換個角度看,動物保護主義者的焦慮,折射的正是當今時代價值多元的健康狀態。
  本報特約評論員燕子山
  近年每臨夏至,廣西玉林“荔枝狗肉節”就會在民間習俗與動物保護理念之間引發爭議,今年好像爭得更熱鬧。
  玉林人對愛狗人士的反對感到不解,因為吃狗肉是玉林的傳統,狗肉節是流傳甚久的民間習俗。習俗自然會改變,但能否因為愛狗人士的呼籲和行動而迅速消滅?
  這些天,玉林當地一些狗肉餐館的老闆,經常接到愛狗人士打來的威脅電話,提醒“吃狗有報應”“註意家人的安全”等。這已經不是爭議了。對於狗肉節的反對者來說,雖是倡導文明之風,但若以威脅相加,哪怕你理由再正確再充分,也很難傳播出去,因為沒有人會在脅迫下接受你的文明訓導。威脅和不文明的言行,只會擴大愛狗人士的對立面,最終離自己的目標越來越遠,甚至走向反面。要改變一個習俗,理當首先尊重這個習俗中的人。切記,當你用過激的語言和行動去改變某種不文明現象,而且自以為正義在手肆無忌憚的時候,那就是極端觀念和極端行動的開始——再也沒有比這更危險的傾向了,這不是文明多少的問題,而是文明與否的問題。
  迄今為止,按照流行的文明標準,世界上有很多現象都可以視為不文明。比如西班牙的鬥牛,不但要殘忍地殺死牛,還有可能造成鬥牛士死傷。一定要站在文明的高度禁絕鬥牛在內的所謂不文明現象,當然會引發巨大的矛盾和衝突。現在世界上的很多衝突,都和這種思維有關,這值得我們警惕。習俗當然可以改變,但急不得。
  我不懷疑動物保護主義的真誠,只是覺得,在動物保護主義理念還沒有普及到相當程度,還沒有得到更大範圍更大程度認可的情況下,就希望所有人都按自己的理念行事,很不切實際。我理解動物保護主義者的焦慮,這種焦慮,是一個文明傳播者必須忍受的焦慮,但越是焦慮,越不能突破文明的邊界。換個角度看,動物保護主義者的焦慮,折射的正是當今時代價值多元的健康狀態。一部分人不能強迫另一部分人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,這才是今天最大的共識。
  最新的報道稱,近幾天,為避免刺激前來抗議的愛狗人士,玉林市區絕大多數狗肉館將店名、菜單中的“狗”字掩蓋或鏟除。餐館老闆稱,這是聽取有關部門的建議採取的措施。這就更可笑了,把“狗”字遮蓋了,問題就解決了嗎?
  可以肯定,只要愛狗人士的理念沒有變成法律規範,爭議就仍將繼續下去。既然是爭議,就應當允許人們各自按自己的意志行事——這應該是動物保護主義者應有的寬容。  (原標題:遮住“狗”字難消愛狗者焦慮)
創作者介紹

rh63rhhue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